六合六合图库网址大 ?
|
新聞熱線:0598-8755336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更多》明溪新聞
更多》鄉鎮部門
更多》外媒視角
當前位置:首頁 > 中國明溪在線 > 明溪旅游
客秋包里鄉愁濃
2017-09-12 08:29:00?夏天?來源:  責任編輯:夏天  

 

 

威尼斯風味的客秋包

說起客秋包,對于三明人來說,并不陌生,特別是明溪人,更是耳熟能詳,家喻戶曉,人人皆知,因為把這種家鄉小吃叫成客秋包就是明溪人。原先是叫蕨須包,明溪方言蕨和客諧音,叫著叫著就叫成了客秋包。其做法:將煮熟的芋子去掉皮以后搗爛,與蕨粉或地瓜粉以及木薯粉揉和,捏造成薄皮,把餡包成菱狀或水餃狀,可蒸可煮可烤。正因為做法簡單,也能當主食待客,有人說,這也是把蕨須包叫成客秋包的一個原因。其實三元區和梅列區的原住民是叫芋餃,到了中秋節,家家都做芋餃。我當年在農村的時候,還聽到另二種叫法:其一叫芋包,其二叫芋果。那么,什么是威尼斯風味的客秋包?這其中還有一段故事。

上個世紀末,有一批三明人從佛羅倫薩來到威尼斯大區開拓就業之路,幾乎每小城市都有工業區,找工作并不難,反倒居住很擠。我簡單的描述一下,有一棟舊房子,一大一小兩套房。很少見到陽光,房子里過于潮濕,顯得陰深深的,一進門就能聞到一股霉臭味里夾帶著油煙味。先說大套房子的結構,底層有客廳,也就十五六平方米的面積,擺放著一張大床和上下鋪的單人床,一家五口人:兒子十歲,和父親睡上下鋪,母親和兩個女兒睡大床,可大女兒已經十六歲,是個大姑娘了。樓上兩個房間,一對夫妻住小點的房間,另一個大些的房間住著四個單身男人,睡上下鋪,就連儲藏室也住著二個單身男人,總數算起來,共住十三個人。隔壁是小套房,底層一個客廳,隔了一半當臥室,樓上二個房間,大間睡四人,小間住一對夫妻,共計八人。伙食各管各的,煮飯都要排隊,哪能煎炒蒸炸,大魚大肉?誰煮好飯就吃,廚房本來就擁擠,吃好就離開,把飯桌騰出來,讓別人吃飯。

這房子的地點好,附近就是火車站,也有公共汽車站,去哪也方便,還有商店,買吃的用的也很方便。一到雙休日,來來往往的人也多,成了信息交流中心,明溪人占多數,特別愛做客秋包。當初這個城市沒有中國食品店,最近的一家也在二十公里以外,四五十人只有三人有轎車,正因為去中國店不太容易,物稀為貴,只要有芋子,肯定被明溪人一掃而光。那么要想做客秋包,就得找別的食物取代芋子。現在記不起來是誰第一次用馬鈴薯做客秋包,等到我老婆也做這樣的客秋包,我還開著玩笑說,這就是威尼斯風味。畢竟此物非同彼物,馬鈴薯的粘性不夠,有些一煮就裂開了,露餡了,味道也就不同了。差不多二年的時間,誰做的都有露陷的狀況,多數人會用芋子和馬鈴薯合著做客秋包,這樣才不會一煮就裂開。

有一天有人打電話給我,他老婆和孩子出來了,叫幾個老鄉到他家聚一聚。我上午開車帶一個老鄉去辦事,等忙好事情到了他家的時候,客秋包全部包好,也已經下鍋了。煮好了,這次與往常不同,一看顏色就知道全部用馬鈴薯,也沒有一個露陷,而且好似翡翠一般,咬起來更有粘性,口感很好。平時誰做客秋包都是幾個人一起包,在場的人我都認識,覺得納悶:為何這次包得這么好?一問,有人說:如果粘性不夠,抓幾團放窩里煮一煮,再揉和,包起來粘性就夠了。就是這么一點小技巧,我們這般人居然花了兩年的時間才弄明白,現在說給后來的人聽,都沒有人相信。這種做法一傳十,十傳百,加上這個城市開了一家中國店,能買到芋子,以后誰做客秋包,不會有露陷的狀況。

當初我也把威尼斯風味的客秋包寫進長篇小說《都想有個家》。故事梗概:有人租到房子,搬進新居,請了幾個老鄉和房東夫婦到家里就餐,沒想到兩位意大利老人特別喜歡吃用馬鈴薯做的客秋包,以后也學著做。當年《歐洲僑報》連載了這部作品,我的用意很明顯,讓家鄉小吃上意大利人的餐桌,弘揚家鄉的美食文化。可是,后來深思一下,總覺得少了些什么。

故鄉的美食文化

日月如梭,光陰似箭,十年過去了,對于中國人來說,這個城市今非昔比,有四個中國店,加上附近也開了幾家店,買中國食品很方便。這一年,我正在修改長篇小說《留守與出外的客家人》,八月份放假四個星期,往年都是用來寫作,而這年回國探親。在上海轉機的時候,和幾人閑聊,有人問起我是哪個地方人?隨即告訴他們,我是三明人。他立刻說了一句:非常喜歡吃三明的餛飩和拌面。對于三明人來說,誰都知道那是沙縣的餛飩和拌面。也正是他對我們故鄉的贊譽,對于多年背井離鄉,鄉愁特別濃厚的海外游子來說,突然有了一種油然而生的自豪感。乘坐飛機,故鄉越來越近,看著飛機外漂移的白云,思緒萬千,《鄉愁》油然而生 ------

 如果我就是鄉郎,用漂泊的心讓鄉禾滋長, 點燃了那方鄉火的旺,您就是我最燦爛的太陽。心寒的時候離開故鄉,也是鄉人千火照亮心房,撒在一個個漫長的夜晚,您就是我最美的月亮。離開您,仿佛整個秋壓在我心上;想起您,我的心房裂開了無數惆悵。上一半懸掛在天堂;下一半宛在水中央,左岸是鄉,右岸是郎,中間風不干游子的傷感。誰把鄉愁拆得叮叮當當,即使漂泊無邊無際的遠方,縱橫交錯的迷茫,依然想倚靠生我養我的地方。如果我就是鄉郎,卻被剪掉鄉情的枝蔓,就算一生背井離鄉,

請還我魂魄歸來的模樣。

每一代人都有屬于每一代人創造的文化,每個地方也會有地域性文化,當然也包含美食文化。三明市是從千年古鎮,一代代人的發展,才成為現在的新移民都市,連同那些城鎮和鄉村,其小吃豐富多彩。許多人的遷徙與出外創業,也把三明小吃帶到各地,甚至有人以開小吃店為生。作為三明人,可以這么自豪的說一句,三明小吃,譽滿全國。

我開始查閱一些關于三明小吃的資料,應該算沙縣小吃為冠,都上了三明的十大名片。品種確實繁多,風味很獨特,制作也精細,以經濟實惠著稱。從事小吃的人之多,都形成了一大產業,已經在 2003年被中國飯店協會授予中國小吃之鄉的美稱,又在2006 1114日,被中國烹飪協會認定為中國小吃文化名城,可喜可賀。然而,卻找不出哪樣小吃能作為領頭羊。豐富多彩是一回事,具有這個時代的代表性又是另一回事。我正因為在寫客家人,當然也要收集客家人的一些資料,也想找一種小吃具有這個時代的代表性,同樣還是不能如愿。換句話說,那是祖先創造的美食文化,還不具備我們這一輩人在承傳與發展上取得成就,讓其名揚四海的品牌。這讓我再一次深思另一個問題:遠距離如何打造故鄉的美食文化?

三明的文化

先從客秋包的字面上來解析,明溪人是客家人,芋子是秋天收成的,字也可以解釋成收獲,是果實,客秋包可以解釋為客家人收獲的果實。

 

從歷史的角度上說,三明寧化的石壁是世界客家人的祖籍和客家文化的發祥地,有著至尊的歷史地位,已經有足夠的傳承分量。從地域文化起源這個角度上說,三元區和梅列區(市區)的原住民,祖祖輩輩口耳相傳的歷史,最早這片天地是屬于畬族人的。祖先們帶來的漢文化勝過畬族文化,教會了最初的原住民男耕女織,還發展了當地語言和文字。隨后,畬族文化前進了一大步,為了感謝漢人,他們到大山那一面發展,把這天地讓出來,給漢人世代群居。祖先們對天盟誓,只要畬族人進入這一方水土,就把他們當上等賓客款待,當地方言把畬族人叫做畬客公和畬客婆,可見的歷史地位之高。

身在異鄉為異客,當地方言的有獨特的地方,我記得小時候,有次跟老人說,某某某是外地人,老人立刻告訴我,這里的方言應該說出門人,外來者叫鄉客。我問為什么這樣說?老人解釋:我們的祖先就是,落地生根,一代代繁衍下來就成了本地人,對要有包容性。有些職業都帶個字,例如:做香菇的人,叫做香菇客

從當代的角度上說,上個世紀50代,三明迎來了城市大建設。諸如:建設兵團就有十八團、二十三團、省建筑公司,以及鋼鐵廠、重機廠、紡織廠、印染廠、膠合板廠,等等,的人數之多,遠遠超過了原住民,等于在老客的基礎上層層疊疊著新客。當初就有這樣的說法,三明是小上海,再后來被說成小香港,名副其實的新移民城市。在我還沒出國之前,民間一直都有這樣的說法,小小的三明,容納了五十六個民族和各省的人,這還是本民族的文化現象。從外來文化這個角度上講,當初規劃建設三明是以歐洲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為模式,就有一些父母為子女起了有紀念意義的名字,我就認識一位同在歐洲的三明人,她叫雅麗,用的是諧音。

其實的文化現象并不是三明的專利,哪個城市,民族和國家都有。也許我一生大半的時間客居他鄉,每每去看中國的歷史,隱隱約約就看到了兩種的現象,一種來客,另一種去客。唐僧去了印度,而佛教從印度來,安上了儒心,又走向了不同的國家,等等。歐洲也一樣,意大利的文藝復興運動,就有來客愛琴文明,而馬可波羅就是去客,到過福建,多多少少跟三明還扯得上一些關系,這是的歷史淵源。當代社會也是如此,簡單的說,二億農民工同是的面貌,春運 38億次的票根排成隊,肯定連到三明的字。

工業文化發展到現在的成果,來也安居在中國,從電燈到家用電器,以及手機、汽車、列車和飛機,等等,現實生活中的衣食住行,方方面面,人人都跟文化聯系在一起,包含的容量很大。我只是一個草根文化人,學識有限,就算一生的文化苦旅,也未必解析到完。只想說明一點,單從字面上講,客秋包也可以這樣解釋:異鄉客收獲的果實,綜合以上所述,有著兩種的文化內涵,已經可以作為三明小吃的總代表。

為客秋包安上客心

 

你一直在家,怎知我做啥?不是我生來就想離開家。若你離開家,是否變膽大 ?弄不清異鄉的路,還要去做探險家。陰晴呀,圓缺呀,離家的人還要牽掛啥?路直喲,路彎呀,怎么分辨哪條路是走上天涯?我已離開了家,一路風雨交加,在異鄉的耕耘里,

開的是游子的花。我已離開了家,還得去闖天下,在異鄉的收獲里,結的是游子的瓜。

 你一直在家,怎知我做啥?不是我生來就敢闖天下。若你闖天下,是否也犯傻?看不懂異國的字,反倒成了睜眼瞎。天之大,地之涯,腳下的路是否通羅馬?過春秋,過冬夏,還要記住哪條路是通往我家。我已離開了家,只能四海為家,在異鄉的日子里,

說的是游子的話。我已離開了家,還得去過年華,在異鄉的天地里,安的是游子的家。

又到了中秋節,這天正好是星期天,不要上班,到了傍晚,我和老婆在廚房里忙著做客秋包。一邊合著芋子、馬鈴薯和淀粉,一邊想起了王維的詩句: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逢佳節倍思親。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正是因為身在異國他鄉,有些鄉愁無處釋放,我才唱出那些三明民歌,也把這群的鄉愁裝進了《異國他鄉的紅燈籠》里。紅燈籠也裝得下文化,大家也會認可,然而客秋包小呀,屬于小吃的檔次,怎么裝?

客秋包裝得下閩西八大干,以及武夷山脈、玳瑁山脈、戴云山脈和客家人的土特產,也可以用閩江上游任何一地的清泉來煮,作為福建客家人和另一種鄉客,也能認可。但客家人和鄉客的足跡遍及四面八方呀,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美食文化,何況人數之多,眾口難調,這等于要涉及到全世界的文化。

中秋節當然會多燒幾樣菜,開餐了,我喝著酒,品嘗著威尼斯風味的客秋包,深思一個更大的問題。也許我身在馬可波羅的故鄉多年,或許一生都沉浸在文化里,執筆寫下無數的文字,都在文化的范疇。而我只是草根文化人,又能做什么?

喝了一些酒,到涼臺吸煙,看著夜空的一輪明月,想到了李白的《夜靜思》:窗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。

 我沉浸在思鄉之中,晚風吹來,有點涼意。回到客廳,又想到了孟郊的《游子吟》:慈母手中習,游子身上衣。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。誰言寸草心,報得三春暉!”我終于弄明白了,打開電腦,打出一排字:為客秋包安上客心

客心如犁

春用了九個月的時光磨成犁,犁掉冰雪嚴寒;犁掉冷凍過日子的懶散。犁時又將凝聚起來的激情點燃太陽的激昂,犁出春意盎然;犁出播種時節的繁忙;犁出紅紅火火的燦爛。

耕耘者緊握著時光的犁,犁出的是幸福之希望。盡管汗水浸透著勞累,足音踏得很響,響在每個晨曦與暮色中;響在每一條耕耘的路上;響在每一扇通向理想的門上。

長長的河流長長的犁,犁出大地的無限生機;犁出枯死過的花草之魂,綠了田野 ,活了村莊。樹木立直了腰板,山脈挺起了脊梁,樂得飄飛的彩云都與藍天合唱,而風送來的叮囑正拍打著的游子的心窗。

我身上的骨肉就是故土的泥和水,攪拌合捏出來的模樣,流淌的熱血,也是母親河的灌溉在血管里的滌蕩。

有人問我靈魂何生何亡?我生命之根扎于故土,長出花草樹木,長出蔬菜谷糧,就是我的靈魂化成固有的形象。

盡管手中耕耘的犁幾十年從未休息,犁把上老繭磨著老繭,鋒利和鋒鈍的碰撞,卻始終犁不掉擋在回家路上的那道墻,只好犁遍千山萬水,只好犁在異國他鄉。

遠方的風吹來了,我特有的嗅覺聞出了那故土特有的芬芳。遠方的雨也飄來了,我特有的味覺品出熟悉而又特有的泥香。遠方傳來的歌聲,鄉愁也是特有的情感,還有那母親河的呼喚,已經裝滿了我的心房。

當我夜夢醒來,開窗仰望月光,心里有很多的話真想對嫦娥講。我的思念時時蕩漾,匯成的那條河流很長很長,已經化作無形的犁,犁向遙遠的故鄉,犁向我的天堂!

客心似箭

家門如弓,我似拉滿弓射出的箭,在時間的年輪里飛轉了幾圈,射到了海角的礁石,方知落在天邊。回傳身,來的方向已經濃霧滿天,難以分辨回家要走哪條路線。繃緊的神經也如拉滿的弓弦,心似上了弦,又成了待發的箭。

隔岸相望,風已把來路彈起的足音吹成驚濤拍岸,海面帶走了每條河流的痕跡,同時也把我的足跡,沉在海水的下面。

心眼連成了一條直線,大海和藍天粘合得沒有縫隙,發出的箭沿著天邊旋轉,難道回家也要在時間的年輪里回轉幾圈?

隔著群山祈盼,山谷回蕩著呼喚,異國他鄉的寒冷,能把空氣冰凍成白茫茫一片。借問天宮,今夕是何年?風干不了我的鄉愁,霧卻潮濕了我的思念,隨手抓一把漂浮的云煙,都能捏出牽掛的餡。

我知道,在家留守的愛人呀,等待我的歸期。孤單釀成的酒,

喝醉了也無眠,寂寞濕透了你的雙眼,思念也悄悄地飛上了天。

我看天,星星變成了你的眼眸閃現。放飛折好的千紙鶴,連同我一同飛上天,月光如酒,酣醉了夢也甜。

愛人呀,看看天,好讓我隨著月光來到你身邊,快打開心窗吧,好讓我滋潤你的心田。

我在夜空飛翔,彎月如弓,我撲上了弓弦,歸心似箭。

母親河洗亮客心

我寫客秋包的時候,想到了粽子、屈原、端午節 ------

雖然這一帶叫海濱城市,但亞平寧山脈也延伸到海邊,也有山水流成的峽谷溪,還有一座木板鋪成橋面的小橋,觸景生情,鄉愁油然而生,仿佛浮現在眼前的是沙溪河 ------

大山流淌著血脈,也許能叫出許多乳名,暴漲暴落也好,碧波蕩漾也罷,或深或淺,或窄或寬,就算礁石棋布,險灘多,水流湍急,流態紊亂,然而從不斷流、冰封與干枯,匯激成我心中的河,日月星辰入懷,青山綠水為貌,后浪推前浪,勇往直前,注入閩江。啊,我心中的河,聽著我唱的歌 ------

屈原投進了滔滔不絕的汩羅河,化作一道流動的詩轍,龍船是詩行,粽子是詩眼,劃船人是字,端午節是詩人節,有劃龍船的河連接成了我長長的心河。憂國憂民的詩魂根本不會夭折,看看那些掛著菖蒲的農舍,到老百姓家做做客,倒些雄黃酒喝喝,以及炒五毒用上韭菜、茭草、蝦米、銀魚和木耳。

 一支筆蘸著千年的甘露,就像心河一樣永遠不會堵塞。碾出一道還沒有收尾長長的詩轍,年年季季,日日夜夜流動的河也為之譜曲 只要到了端午節就會唱響歌 。這是黃種人史詩般最長的歌 ,就像有劃龍船的河連起來是黃土地最長的河。

海子沒有投河,心河知道淹死了詩人也淹死了自己的歌,要讓河流、麥地、新娘、太陽、天堂與傳說合唱一首歌,詩人找到通往詩神的不歸路,堅硬如鐵,枕著大地的心臟都會發熱,仿佛沉重得要帶走中國最后一個詩人的轍。

悲歡離合,饑寒交迫,是飽是餓,是冷是熱,詩人已經不再寫詩,而是唱著流行歌,我的嗓音很澀,不會唱流行歌。我帶不走長江與黃河,只帶走了我長長的心河,我帶不走那道詩轍,只能一路走一路延長那道詩轍。我走了很遠很累,常常不分晝夜,血泡生了死,死了生,腳底板一直重復這樣的歌。

我到的地方看不見河,水連著天吞噬了所有的河,認準我是流浪兒,一直對我唱著這樣的歌。大海就像媽媽一樣,準能洗干凈我的軀殼,洗得掉腳底板的傷口,卻洗不掉我長長的心河。

唱歌的人比聽歌的人多,我平靜得閉起了口,藏起了舌。心河裝了定時器,一到端午節唱起劃龍船的歌。敲著鑼鼓吹起嗩吶,我寫詩人沒有寫完的詩,那詩轍是心河流動的轍。我的心河不是大海,大海代替不了我的心河。

我的心中有一條河,再寬的大海也會遜色。她是伴隨我的一生,名字叫做母親河。流過了陰晴和圓缺;流過了歲歲與月月。

河是流動的轍;一道轍是流動的歌。我的歌喉如此的澀,異鄉的水呀止不住渴,歌聲伴隨我的腳步,歌名叫做游子歌。走過了春秋和冬夏;走過了海角與天涯。一首歌是流動的轍;一道轍是流動的河。母親河啊母親河,從不嫌棄游子歌,不信問問那嫦娥,

哪里沒有游子歌?母親河啊母親河,聽過多少游子歌?萬般鄉愁萬般情,情是系著母親河!

有些鄉愁無處釋放

出國二十多年也披一身風霜,可是回到故鄉,有些鄉愁無處釋放,也感覺自己是個。彈指一揮間,當初離家出走時,那個絲絲青發,血液里流蕩的激情也會散放熱量,也敢追趕太陽。然而歲月不饒人,青春消失了,已經變成半頭發白的歸來游子,一臉滄桑,一身傷痛,再現賀知章寫下《回鄉偶書》的畫面: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。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?游子可以一生浪跡天涯,但回家的時候,我不是

從我出生開始,三明市區已經是半城半鄉的狀況,從小生活在半鄉中,沒上過幾年學校,許多錯錯對對的認知,是父老鄉親口耳相傳,任何文憑對我來說,都是一生永遠的痛!每個人對故鄉的留念不一樣,也許消失了一條路,或許枯干了一棵樹,哀婉油然而生。我原本就是蓋木屋的木匠師傅,對每家門戶與窗扇,以及民宅區有獨特的情感。上幾輩同行們將辛勞和智慧刻進雕梁畫棟,可如今所有原住民的木屋拆遷了,將三明城關四坊八堡十條巷的歷史連根拔起,每每一到煮飯時分就會升起飄散飲煙的壯觀景象,只能沉入夢鄉時才能再現。草根有草根的情感,棟棟高樓大廈仿佛壓著記憶里懷鄉的根脈,那一塊塊青石板曾經錄下兒時嬉戲的歡聲笑語,也被轉動的車輪碾成塵末,飄散在空氣中。鄉愁就是這么有個性,失去了鄉音、鄉情、鄉戀、鄉俗的那個氛圍,情感中那是一種永遠無法醫治的痛!鄉愁也有生肖,而我的鄉愁屬牛,就是這樣犟。讓別人說去吧,哪怕說成鉆牛角尖!

我把那棵古榕當作母親樹,在她的庇蔭下茁壯成長,可是如今不見了曾經的樹葉茂密,碩果累累。四處都是高樓大廈,空間小的只能喘口氣,同樣一身傷痛,頭頂一片滄桑。也許母子情深,我們默默地相視,默默地的交流------

誰的《遷徙》,盤旋著扭動的花蛇,張開的毒口吞掉流浪的影子,錯亂還鄉的路,迷亂了多少回家的足跡。骨肉依然刻著祖籍,歲月打造的起重機,將連著土地的根騰空吊起。枯干的身軀忘了自己來自哪里,黑眼珠看到的黑,已經毒啞了鄉音。疊砌著人造的城墻,根本無法訴說自己,壓死了延伸希望的階梯。只有漂飛的云朵,不經意撞缺了月亮,疼痛撿起了鄉愁抹不去的記憶。

用嘶啞的嗓門唱歌,母親樹聽懂了;父老鄉親聽懂了;一方水土聽懂了 :游子可以一生浪跡天涯,但回家的時候,我不是

為客秋包注入新的文化含義

其實文化是一個非常廣泛的概念,也沒有很嚴格和精確的定義,而這里指的是凝結在物質之中又游離于物質之外的,能夠被傳承的國家或民族的歷史、地理、風土人情和傳統習俗普遍認可的一種精神文明的保障和導向。

我極少回故鄉,不可能參與什么文化活動,也只能寫寫對文化建設的一些感受而已。有些狀況在現實生活中還沒出現,那就虛構,在小說中出現。

故事梗概:莊家人和林家人都是客家人,到了意大利同在一個城市,兩家人鬧矛盾,已經到了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。而莊家媳婦想化干戈為玉帛,苦于不懂怎么和談。在故鄉,莊氏宗族有個老太公,就叫晚輩在除夕這天的下午,做兩盒客秋包,叫個老鄉送到李家。李家也有老人,一看就明白了,告訴晚輩,在家鄉的小鎮,客家人出外謀生,老鄉中如果鬧矛盾,在除夕這天只要接到兩盒客秋包,意味著講和的開端。出門在外,也得按家鄉的風俗辦事,禮物接到了就得回禮。莊家辦正月酒那天,李家人在老鄉的陪同下,一起到莊家拜年和就餐,意味著可以講和。當李家人回到故鄉,由莊老太公出面,辦了幾桌酒席,邀請親朋好友,等于啟動了禮尚往來的第一次。李家人坐上了莊家大廳的廳頭椅,這對當地人來說,相當于母舅的待遇,是最高的禮節。也在莊老太公的說服下,莊氏的晚輩在家鄉投資辦食品加工廠,制作客秋包,中斷了六十年和談的風俗,老人希望晚輩們延續下去,繼往開來。那一粒一粒細小合成的餡,就像大家抱成一團,象征著團結友愛。老人還敦促晚輩發揚光大,將來以客家人領頭,創辦中華游子的節日,那才是最大的客秋包!

這樣寫小說,也許有人會說超現實,過于理想化。但我認為,只要有人去做,就有可能達到那個效果,也算是一種超前意識吧。一旦現實中真的出現以上的狀況,也符合文化的發展規律:起源、演變、注入文化含義、發展、壯大 ------

老天就這樣安排好了,在馬可波羅的故鄉,居然讓一群客家人做成了威尼斯風味的客秋包。芋子象征著東方客,馬鈴薯象征著西方客,二合為一,中西合璧,極具代表意義,在這個時代,也有了三明小吃的至尊地位,讓我們把鄉愁包成客秋包!

如何打造一個新的品牌,這是考考三明人的整體智慧!

我看好客秋包,客家人加油!三明人加油!加油!!加油!!!

水上之都的鄉果

有多少三明人在意大利,我無法統計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明溪人占絕大多數,在馬可波羅的故鄉 ——威尼斯大區,情況也是如此。基于這個原因,我在寫這篇文章之前,還向幾個明溪人了解一下情況。有人掰著手指就能數出來:哪個花場有多少人,哪個蘑菇廠有多少人,哪個地方有幾家人買了房子,等等,報出來的人數已經超出了一萬。二十年間,如果要算那些來做一段老外工,又前往別處工作,更是不計其數。

此地也與別處有所不同,基本上都是上班族,從整體人群這個角度上說,融入主流社會是比較成功的。其一:只有合法納稅才敢買房子;其二:子女從小在父母身邊,有個好環境,也能安心讀書;其三:第二代華僑出現了可喜可賀的事情,意大利的高中是五年制,此人讀四年,以優異的成績,被一所大學破格入取。全意大利的大學生尖子的尖子才十來人,照片刊登在一本雜志上,其中之一就是三明人,為這個群體增添了榮譽。

正正規規的上班,都有雙休日,老鄉們平時來往很頻繁。大部分人都買了房子,一家人在一起安居樂業,一般情況不會離開此地。如今有上萬的三明人在威尼斯大區生活、工作和讀書,也把兩個城市拉近成第一故鄉與第二故鄉。如果孩子出生在此,那一道距離就寫著:祖籍三明市。

擁有現在的環境,三明人不會忘記當初的墾荒者!

我們曾經一同《漂泊》,游子心詠口嘆,把汗珠淚珠串成歌謠,唱和竟是思鄉的曲譜。同樣是路,故鄉匹配了根的情感,風雨總在耳邊嘰里咕嚕。你留守,愛如根土,用光陰繡一朵荷花的不污,心苦苦的伴我流浪,純了相思情,香了風雨路。思念一天一次乘方的算術,千年堆成銀河的不枯,相思岸:傷痛在哭;全身疤:晶瑩如夜明珠。牽掛著你,身影孤單,做夢能去你那里住。

我睡了,窗戶替我開口向月亮傾訴。云飄如浮動的棉絮,自由的夢蓋不住,醒來進不了家門,思念黑了臉,仿佛騰空在哭。望斷天涯路,傷疤里的血溢出,就像離開母體剪斷肚臍,讓故鄉水洗去游子的痛楚,真情擠滿肺腑,攪動著心土,鄉愁磨亮一把把犁,拓寬一條條回家的路。

現在的通訊這么發達,人人有手機,家家有電腦,互聯網把萬里之遙拉成近在遲尺。也許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就有人打電話回故鄉,跟親人拉家常,或許上網跟親朋好友視頻,用語音閑聊,談到三明的新移民文化,甚至談到威尼斯風味的客秋包。

把鄉愁包成客秋包

我們就像烏篷船,撐起篷頂上的黑黑亮亮,別問客從何來 ,要去何方,下無寸地,家在水上流浪。有水的地方,就有客家的模樣,只因漂洋也有大風大浪,游子的心結布滿心房。我們的相思不是水貨,長成大樹也是紅豆杉。風蕭蕭,削瘦了岸,心中的母親河把彎月養肥,催熟圓滿。對飲,舀一碗三秋水,干吧,老鄉,與月光兌成酒娘,讓青澀把異鄉夢點燃。你我都望鄉,思念擠滿中轉站,嫦娥送來一碗當歸湯,盈香東南西北方。為什么飄到水天連一線,背影還是在水一方?相擁,唯有夢中與您迎面,哦,我們的祖國,我們的故鄉!把鄉愁包成客秋包,回饋給三明 ——故鄉,帶來威尼斯風味的文化小餐,送給父老鄉親嘗一嘗。來吧,老鄉,到威尼斯來讀書、工作和觀光,離家一天就有鄉客的情商。來吧,老鄉,鄉老鄉少鄉女鄉郎,鄉情鄉戀不分東西岸。來吧,老鄉,把鄉愁包成客秋包,鄉果噴噴香!來吧,老鄉,故鄉是鄉,客鄉也是鄉,愿全天下的老鄉永遠安康。來吧,老鄉,愿客秋包譽滿故鄉與客鄉,愿全天下的老鄉永遠幸福美滿!!!(鄧躍華)

 

?
工信部備案:閩ICP備11000078號-1 閩公安網備 35042102000103號
中共明溪縣委宣傳部主辦 地址:福建省三明市明溪縣雪峰鎮民主路9號
郵政編碼:365200 投訴及聯系電話:0598-8755336
投稿及網民意見收集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明溪在線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六合六合图库网址大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奖结果 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乐 英国赛车开奖直播 白小姐中特网↘ 海南环岛赛开奖结果 mg摆脱5个冰球突破 北京赛車PK10 云南时时是国家 浙江福利彩票网